当前位置:主页 > 美容美体 >

这被称为“白人天堂” 成千上万个孩子没有父亲

来源:www.hg07111.cc   作者:hg0088   日期:2016-05-28 15:02

菲律宾的天使之城是性交易的中心。因为禁止堕胎,所以当地遗留下了成千上万如同Blessie May和Ritchel这样的孩子,他们来自欧洲和美国的父亲们根本不想与他们有丝毫瓜葛。天使之城,在这有成千上万的孩子靠那些嫖客为生:成千上万的孩子没有父亲。
本文原刊于德国《明镜周刊》,作者Katrin Kuntz。龙腾网编译,原标题为《被抛弃的菲律宾》,以下为文章原文:
Nathalie几乎想不起来她孩子的父亲。只记得他来自英国,从事计算机行业。那个男人又高又瘦,在英国还有一个妻子和两个孩子。当那个男人被公司派遣到菲律宾的时候,Nathalie与他住在了一起。他对她说,他感觉她很漂亮。Nathalie当时便爱上了那个英国人。她太幼稚了,她不知道那个叫Shane的英国人只是个性游客,然而结果是给她留下了一个女儿。
 
Nathalie认为Shane不敢与她们母子相认是因为害怕因此失去在英国的家庭。当Nathalie从脸书上发现了Shane并将他们的女儿Blessie May的照片发过去的时候,Shane马上换掉了头像。照片上他们女儿Blessie May穿着一条绿色闪闪发光的连衣裙就像小美人鱼一样。然而Shane的脸书上只有一张他在英国戴着沙滩帽的白皮肤儿子的照片。Nathalie说道,“他们一家经常出去旅游”。
Nathalie站在马尼拉西北方80公里外的一条主要街道上。汽车,出租车,人力车在她身旁川流不息。女人们在人行道上烤着猪大肠,年老的男人们则坐在塑料椅上抽烟。现在是上午9点,气温36度。Nathalie住在郊区,她坐了一小时的人力车到这,一路上穿过一片片盖着瓦楞铁皮的低矮茅舍,围着燃烧着的垃圾山玩耍的孩子:她现在的地方是全球性交易的中心,她夜复一夜工作的地方。
天使之城,在这有成千上万的孩子靠那些嫖客为生:成千上万的孩子没有父亲。
Nathalie说道,“我就是在这认识的他”。Blessie May的父亲Shane是她的第一批顾客。Nathalie好几年都没有试图联系Shane,因为她害怕他可能会带走她的女儿。2年前,Nathalie在脸书上发现了Shane,她给他发信息,因为她想要他能够接济一下他的孩子。然而Shane回道,他根本不认识她。她给他发了更多的照片:Blessie May在游泳池,在学校,玩耍的照片。Shane回复道,“这个女孩是谁?”。他把Nathalie骂做“疯婊子”。她回复道:“一个父亲终将遇到自己的孩子”。
Nathalie笑着滑动手机屏幕上她与Shane在脸书上的聊天记录。她抹去眼睛上紫色的眼影,穿着白色的裙子和黑色的上衣,一头半长的头发,一双短跟的鞋子。31岁的她除了Blessie May还有5个儿子,其中2个的父亲是菲律宾人。她说,她的身体是她唯一的经济来源。
Nathalie认为,如果Blessie May在英国的父亲能够接济他们,那么他们的日子可能会好过一些。
 
为此今天早晨她来到天使之城一处DNA鉴定处做父子鉴定。3周前Shane表示,他会做父子鉴定,只要是他的儿子,他将会关爱他的孩子。尽管Nathalie不知道,Shane是不是真的会来,然而她依然很激动。一想到可能的结果就让她兴高采烈。
“EasyDNA”就在一个狭窄的过道里,破旧的空调隆隆作响,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年轻女人和一个年老的穿着袜子凉鞋的白人。在菲律宾共有十家“EasyDNA”分店,总部就在天使之城,几乎所有的顾客都是来做父子鉴定的。差不多每周有10单左右的生意。每次测试需要花费300欧元(译注:约合2500元),采集的样本将会送到一处美国实验室,十天后得出结果。
Nathalie询问柜台后的负责人。这个负责人是个美国人,曾经是IBM的员工,在他来到天使之城之前他就意识到了基因检测生意的巨大潜力。她说道,“我有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但是我知道谁是父亲。我怎么才能得到他的DNA?”。这个负责人对这种问题甚是熟稔,说道,“您可以和他喝咖啡的时候找机会弄到他的一根头发,他剪下的指甲或者抽过的烟也可以。有些母亲甚至直接带来带精斑的床单”。
Nathalie一言不发,她没有留下任何指甲或者撒满精子的床单。她只有一张Shane的脸书头像。
她想到了Shane脸书上的照片,他给他的孩子们送自行车,生日时的蛋糕和他们一家在海边那白净的脸庞。她并不知道,如果他承认他是Blessie May的父亲他必须为此付多少钱。英国政府应该知道Shane需要缴纳的抚养金总数,不过应该足够她和她的六个孩子生活所用了。走出去的时候Nathalie一言不发。Blessie May在外面等着她,因为Blessie May还要去上学。
Nathalie整理好Blessie的衬衣,今天是她第一天到新学校。上一个学校的孩子叫她“虱目鱼”,因为她的皮肤比其他的孩子白得多,他们还叫她“Kabute”,意为白蘑菇,因为她白的就像一颗从地里长出来的白蘑菇。他们向她喊道:“Tisa小姐,你个杂种!”,“你爸爸在哪啊?”,“你妈妈是不是在妓院上班?”
Blessie May一直低着头看着地面,当她的母亲讲述这些的时候。
菲律宾语里有许多形容这些性游客留下的孩子的话语。"Iniwan ng barko"意为从船上抛下的。
"Putok sa buho"意为竹竿里榨出来的。"Pinulot sa tae ng kalabaw"意为水牛粪里捞出来的。
  • 上一篇:杨钰莹比韩红大一岁!两人合体画风
  • 下一篇:有人说:喝酸奶没用,胃酸会杀死益生菌?辟谣真相
  • Copyright 2015-2016 时尚女人养生网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