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容美体 >

中国规范电子商务发展的首部法律

来源:www.hg07111.cc   作者:hg0088   日期:2019-01-10 17:08

    自2019年1月1日起,中国规范电子商务发展的首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下称《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该法针对与消费者利益密切相关的个人代购、刷单、大数据杀熟、捆绑搭售等作出了规定。实施一周多来,消费者体会如何?《电子商务法》是否改变了他们的网购生活?
  代购要转型搭售被取消,新年伊始,家住山西的小陈早上起来刷手机朋友圈,被代购们新奇的画风给惊到了,有的用画画来代替实物图,有的用符号和谐音来介绍商品,还有的用日语、韩语甚至俄语发广告。
  作为网购一族的小陈早就知道《电子商务法》要实施,但她没想到代购朋友圈画风会变得如此“清奇”。边看边笑的同时,小陈也开始意识到,《电子商务法》正在改变代购、微商们的生态。
  根据《电子商务法》规定,淘宝、京东、拼多多等众多平台和微商领域的大量自然人经营者,需要进行工商登记成为市场经营主体,进行依法纳税。如若违法,最高可处罚200万元。
  在北京白领小宇的手机里,有好几个代购微信群,都是她比较信赖的卖家建的代购群,小宇若有想代购的东西就直接在群里沟通。由于目前各大平台对代购的监管没有出台具体细则,因此这些代购群并没有消失,群主还处在观望状态。
  但是《电子商务法》实施后,增加的税收让代购商品的价格出现了上涨。小宇在群里刷消息时发现,平均每件商品都比以前贵了50元左右,“如此一来价格优势没有那么大了,还不如去天猫、小红书、豌豆公主这些正规网络平台买。我感觉以后要更加努力地赚钱了。”小宇笑称。
  在个人代购遭到严管的同时,跨境电商迎来了更好的发展机遇。2018年11月,商务部等部门针对进口跨境电商发展连发3份政策文件,对跨境电商企业形成明显利好,其中包括将年度交易限值由目前的每人每年2万元提高至2.6万元等政策。
  小宇觉得实施《电子商务法》的好处比较明显:“可以减少在网上买到假货的几率,就算是买到了假货,消费者也可以投诉举报,电商平台的经营者就会对商家进行处罚。消费者买得更安心。”
  《电子商务法》带来的另一个明显变化体现在原来默认搭售的重灾区在线旅行社(OTA)领域。记者在携程、途牛等网络平台上查询发现,平台均取消了默认搭售。还有一些OTA领域的APP,打开就会提示“为了适应《电子商务法》的要求,你的版本需要升级,请立即升级为最新版本”。
  在大连上学的小秦这几天正在购买春运飞机票,她发现在确认购买页面已经没有主动默认勾选任何搭售包。“以前买机票搭个‘专车’接送,订酒店搭个SPA放松,还有一些默认搭售的保险,一个不留意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了。现在网络平台会给出3个通道,消费者可自行选择,收费也都是明示的。”
  效果显现尚需时间,《电子商务法》刚实施,并非所有的问题和弊端都能一时得到全部解决。有些商家似乎还抱着侥幸心理在观察政府部门的监管力度如何。
  以近几年屡禁不止的“刷单”“刷好评”等现象为例,《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商经营者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来欺骗、误导消费者。
  但在北京市民小林1月2日收到快递包裹里,依然夹着一张正方形的卡片,上面“评价晒图,微信领5元红包”这几个字提示他,这又是商家在“求好评”了。
  这不是小林第一次遇到类似情况,他直言:“商家用这种方式吸引消费者给‘五星好评’,评论区里的反馈有多少是真实的?这些刷出来的好评很容易误导消费者。”
  另一个亟待解决的是ofo小黄车押金难退的问题。《电子商务法》实施后,很多观点认为,用户可以领到押金了,因为有法可依。但实际执行中,绝大多数用户目前还在等待。2018年12月中下旬就申请退款的北京市民小刘,2019年1月8日显示的退押金排队序号为第13755668位。
  此外,《电子商务法》实施前夕的2018年12月27日,中消协发布的调查表明,仍有超过四成网购人群并不知道该法,普法力度亟待加大。专家认为,《电子商务法》的全面落地和执行需要时间,相信困扰消费者的很多顽疾可以逐步得到解决。给个好评领红包、“优质评论”返现金……网购时代,类似的“好评返现”行为并不少见。而这,在1月1日起实施的《电商法》中,被明确禁止。《电商法》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全面、真实、准确、及时地披露商品或者服务信息……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记者调查发现,《电商法》实施一周以来,“好评返现”现象在一些平台仍未绝迹。专家认为,治理“好评返现”,靠一部《电商法》远远不够。
  小商品和创业品牌喜欢搞“返现”,1月5日,郭宏伟收到了他从某网站购买的茶叶。打开包裹,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长方形红色小纸片。他本以为纸片是产品合格证或售后服务说明书,但纸片上面“评价晒图 微信领红包”这几个字提示他,这又是商家在“求好评”了。
  这不是郭宏伟第一次遇到类似情况。“不敢说每次购物都会有这种纸片,但在我印象中,见过好几次了。”郭宏伟说,作为消费者,自己对类似“求好评”,态度很坚决——不会去评价,更不会领红包。“一是因为没那工夫去弄图片、文字;二是因为有时候,货物的质量、品相确实不怎么好。都忍不住给差评了,怎么会为了那几块钱红包给好评?”
  多年的网购经历下来,郭宏伟发现,喜欢玩“好评返现”的,基本是小型货物或者正在创业中的品牌。比如茶叶、鞋子、衣服等,“价值贵重的产品,或者某些经过电商平台认证的品牌经销商,很少搞这种形式的东西。”并且,不同商家在呈现“好评返现”时,也有不同的方法技巧。有些商家“简单粗暴”,在售后服务卡之外,会另外附上一张“领红包”的卡片,甚至是一张做工精美的礼品卡,以此鼓励消费者给好评;而有的商家则很“机智”,纸片正面是“晒图领红包”,背后则是“退换货登记表”,“合二为一,你要找退换货登记表,必然就会看到‘求好评’的内容”。
  与郭宏伟一样,车亚梅在网购时也时而见到商家的“晒图领红包”做法。但她认为,只要商品质量与心理预期相符,给个好评也不算什么。“传些图片,写几句赞赏的话,赚到红包后,相当于购买的价格更便宜了。”
  记者采访了多位经常购物的消费者,发现所谓“好评返现”,如今主要以返还现金红包为主。同时,也有晒优质评论,领取购物优惠券或店铺积分等形式。而返现的红包金额,多数在10元钱以内。“花几块钱就能要一个好评,商家们其实蛮精明的。”消费者小武说。
  商家辩称为吸引点评而非“买好评”,新年前后,淘宝店主高毅研读了几遍“电商法”,最终决定把店里的商品,都“改头换面”一番——原本标着晒单返现的商品一律改了名字:“可惜了我定做的返现宣传卡,还剩不少呢。”
  销售自行车配件的高毅,淘宝店开了有六七年,谈不上非常成功,但也有一批稳定的客户。由于售卖商品有一定专业性,也一直维持着较高的利润率,买卖还算过得去。好评返现,高毅只是偶尔为之,多是为了推广新品:“电商法最关注的还是今后商家的资质问题,今后管得会越来越严,也督促商家向正规化发展。”
  事实上,对于“好评返现”的新规定,高毅并不能完全理解,在他看来,“好评返现”有一定的合理性,并不能都看作不诚信的商业行为。
  “对于买家而言,没有必须写评语的动机;对于我们来说,好的评语能带来新的销售。”在高毅看来,晒单返现的主要功能,还是为吸引买家点评,而不是为了“买好评”。商家能否经营长久,最终还是要靠商品质量和服务:“鼓励买家评论和买评论是两种行为,应该分开管理。”
  不过,高毅坦言,由于竞争日渐激烈,“买好评”的事例层出不穷,尤其是新店家,“不刷单客户都看不到你。”
  与此同时,“买好评”也并非电商独有的现象,如消费者在餐厅就餐,在网络平台发送赞赏评价就可以得到商家提供的优惠,已成为许多商家的明规则。
  “规定已经有了,卖家今后只能想更正规的促销办法。”高毅希望电商平台在规范商家违规行为的同时,也能出台进一步鼓励用户认真点评的措施,如出台类似信用分的点评规范系统:“卖家盼好评,也怕随手评。”
  平台仍有“返现”商品 店家多在观望,卖家们忙着调整促销策略,电商平台对于电商法的调整,也开始加大宣传力度。伴随着《电商法》正式实施,淘宝、京东的官方网站,均已经修改推出相应的管理规则。
  如《京东开放平台商家违规积分管理规则》中明确了诱导好评——既“以物质或金钱承诺为条件鼓励、引导消费者进行好评”的营销内容——为违规行为。该规则中规定,出现诱导好评行为的商家,视行为严重程度,将处以警告、商品下降、店铺降权等处理。
  而2018年12月31日最新修订的《淘宝网评价规范》中,虽没有明确定义诱导好评的行为,也强调了“确保评价内容能为消费者购物决策提供可靠的依据,反映商品或服务的真实情况”。
  但记者以“晒图返现”、“好评返现”等关键词在电商平台搜索,仍能找到大量商品,如在某平台旗舰店中,还有“晒单抽奖”的品牌手机售卖。其余仍在“好评返现”的商品,包括家居用品、儿童用品等。
  不过,记者以买家身份询问几家“好评返现”的商家时,也有客服态度较为谨慎,表示“可能不返了”。
  “具体会怎么处罚,大家还是以观望为主。”一名淘宝卖家表示,由于《电商法》刚推出,具体执行程度仍未可知。之前作出的返现承诺,也还需要继续兑现:“希望跟营业执照一样,能有一个过渡期,让大家都能适应。”
  “好评”本质是虚假评价 治理需明确执法主体,“所谓‘好评返现’,是一种变相购买消费者好评的行为,它不是一个新东西。此次《电商法》中有关禁止好评返现的规定,也不算是新规定。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都有类似规定。”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副会长朱巍说。“本质上,好评返现的‘好评’是虚假的评价,滥用了消费者的评价权。对想要购买某商品的消费者造成了混淆和误导,侵害了消费者知情权。而诸如评价权这样的权利,不应该也不允许通过钱来购买。”
  朱巍认为,“好评返现”治理多年未见根本性好转,主要原因在于实践中、理念上都经历一定障碍。实践上,合法合规和非法违法的界限,执法中不好把握。同时在理念上,也有人认为这是商业表达的一部分,有些投鼠忌器。“如果你不允许他这么做,则会被认为影响商业自由。此外,我们以前对知情权的理解比较粗浅片面,认为电商领域一定要出了问题才去承担责任,刷好评这一行为影响到什么了呢,有苦主和被侵权人吗?直至近几年才发现,知情权是绝对权,是所有权利的基础,因此不容侵犯。所以现在才反过来保护知情权,去限制‘好评返现’这种行为。”
  “互联网电子商务治理是一个过程,依靠某一个法律解决是不够的。”朱巍认为,治理“好评返现”,首先应明确执法主体。“《电商法》的问题之一是,没有写明执法部门。执法机构到底是谁,谁来处罚,都要明确。至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有这个权力。”其次,寄希望于众多问题被一部《电商法》解决不可能,落实的关键,是其他部门要出一些具体的规章来补充。“《电商法》应该是一个不断变化发展的体系,相关部门需要出台细则,然后才能谈严格执法。”而对于平台和企业来说,则需要按照《电商法》的要求进行全面整改。“比如物流责任、搭售问题、大数据精准推荐等,都应纳入整改中。”
  • 上一篇:环境优化激发动能
  • 下一篇:商家的推波助澜不可小觑
  • Copyright 2015-2016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香港马会资料|六合彩直播|六合彩资料|六合彩图库|香港挂牌资讯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