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性减肥 >

两党对立推动政治极化

来源:www.hg07111.cc   作者:hg0088   日期:2018-12-16 14:46

当前美国政治的极化是多种复杂因素长期共同作用的结果,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政党政治的极化。不仅以民主党和共和党为代表的政治群体在一系列观点和政策倾向上存在巨大差异,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而且相较于2016年,两党各自的极化程度也已发展加深到一个新阶段。
 
共和党进一步呈现立场极端化和反建制倾向,“特朗普化”趋势日益明显。在党内初选中,特朗普支持的50名各层次参选人中有48人获得党内提名,甚至一些鼓吹白人至上的“另类右翼”参选人也能在特朗普力挺下获得提名。相反,党内一度可以呼风唤雨的建制派迅速溃败,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等重量级人物不惜主动弃选以保留体面。共和党的“特朗普化”意味着党内不断涌现出一些在理念上支持、在风格上效仿特朗普的政治人物,一些人甚至“比特朗普还特朗普”,如竞选佛罗里达州州长期间各种出位言论不断的罗恩·德桑蒂斯。共和党选民开始将政治人物是否支持、捍卫特朗普作为评价其在政治理念上是否足够保守的关键指标,“特朗普主义”逐渐成为共和党的主导意识形态。
 
与共和党内“特朗普化”几乎同步,民主党内也呈现类似的极端化和反建制倾向,即所谓“桑德斯化”。这方面体现为民主党“身份认同化”加剧,即在性别、族裔等意义上的强化,具体表现在加强了对女性、少数族裔乃至LGBT(性少数人群,指女同、男同、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人选的招募。本次选举中民主党推举了各级别共210名女性候选人,创下历史纪录;推举了133名少数族裔候选人,众议院首次出现穆斯林女议员;民主党候选人贾里德·波利斯成为了全美首个公开“出柜”的男同性恋州长。
 
此外,极左派也在不断挤压民主党建制派。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10月23日的一份报告警告,“社会主义正在美国政治话语中卷土重来”。曾任桑德斯竞选志愿者的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公开支持民主社会主义,是民主党“极左”派代表。她在纽约州击败建制派元老,在本次选举中成为美国史上最年轻的女议员。有望代表民主党出战2020年总统大选的伊丽莎白·沃伦,也被视为党内“极左”派。11月19日,16名民主党人集体致函反对佩洛西出任众议院议长,表明建制派同极左派的矛盾不断激化。
 
两党各自向着极右和极左方向继续发展,共同加剧了美国政治严重撕裂、对立隔绝、无法妥协的“部落化”趋势。所谓“部落化”,是指参与政治的基层选民因为性别、种族族裔、地域文化、阶层固化乃至性取向等无法或难以改变的身份认同标签而产生不同政治理念与政治行为,从而形成相互之间具有对立隔膜、无法合作或妥协的参政群体的过程。无论是“特朗普化”还是“桑德斯化”,都无助于消弭裂痕,反而进一步导致美国政治与社会在族裔、宗教、阶层、性别等多个维度上陷于严重撕裂、对立隔绝与妥协失能。
 
特朗普上台后,不仅没有试图愈合社会不同族群间对立的心理创伤,反而加剧了这种对立。特朗普公开承认自己是个民族主义者,强调美国利益优先;在移民问题上也采取了非常激进的做法。这些都加剧了美国的党争,进而对政治极化状况火上浇油。
  • 上一篇: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 下一篇:扩大对外开放 推动经济发展
  • Copyright 2015-2016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香港马会资料|六合彩直播|六合彩资料|六合彩图库|香港挂牌资讯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